-

看到長明星黯淡的刹那,無數觀測天象的高手們全都臉色大變。

一道道蠱惑人心的流言隨之散佈開來,惹得不少人險些自我隕落!

“怎麼會這樣!”

克拉肯等人臉色發青,現在月如霜等人已和其他魔王們陷入到焦灼狀態,然而代表林天的星辰卻開始黯淡,這讓他們如何不急切起來。

“看來天數已定,我等這般努力也隻不過是在泥潭之中掙紮而已,可笑而可悲!”

“是啊,數萬年前那麼多頂尖高手全力圍剿,也隻是將這些魔頭鎮壓而已。

現在他們準備了這麼久,我們又如何是其對手!”

一個個強者神色沮喪,士氣一片低迷。

“依我看,還是直接向魔族投降算了。

他們隻要打通與魔域的飛昇之路,屆時也許就會直接離開,何必要與他們起爭鬥!”

絕望的氣息不斷在人群之中蔓延,而選擇堅持的強者們想要說什麼最終卻無法開口。

事實如此,說什麼都冇有絲毫說服力。

就在這種情況快要不可控之時,小鈴鐺忽然大聲叫道:

“快看,那顆長明星又明亮起來了!”

聽聞這句話,所有人頓時都抬頭看向夜空。

忽然發現長明星的亮度比起之前還要耀眼的多,甚至堪比眾星拱衛的明月!

極北冰原之中,林天平靜地看著阿努丁快速恢複力量,目光從始至終都顯得尤為淡然,好像這一期的都已經在他的算計之中一樣。

“原本還想再留你過幾日,不過既然你並不珍惜機會,那就隻能提前送你上路了!”

阿努丁開口以後,傳來一半柳君玄的聲音,看來他們的確是又重新融為一體了!

而這也讓阿努丁的氣息變得更加莫測起來,原本這傢夥身上就散發著通天九境巔峰氣息,此刻帶給林天的危機又提升了兩成!

說話之際,魔主已經朝林天緩緩地走了過來,手上也緩緩地轉動,似乎是在召喚某種東西。

“知道為什麼留你這麼久而遲遲未動手嗎?”

阿努丁停在距離林天十米遠的地方,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位置,隨時都能讓彼此有偷襲的機會,必須萬般謹慎。

“說說看!”

林天臉上未見絲毫慌亂,不過體內龍血卻在瘋狂湧動,而無塵劍同樣暗光浮動,不斷解封真正的力量。

“看這天地之間的法則,已經完全彙聚到了你的身邊。

你所在的位置,就是這個世界運轉的中心!不覺得很美妙嗎?”

阿努丁伸手在空中捕捉著,一道道無形的法則立刻被他手指上的暗光點亮,不過卻如遊魚一樣繞著他的手指躲開,隨即冇入到林天的體內。

正如阿努丁所言,這方天地的意誌為了不被魔族侵蝕,刻意將一切氣運堆砌在林天的身上,將他送上通天九境的巔峰至境。

在紅章的加持之下,再加上上次他通過複製其他頂尖高手的法則而成就自己,這方天地的大量法則幾乎都被他所掌握。

現在的林天與大陸就像是磁鐵的兩極,而天地之間的法則運行便需要全部流向他再流出,完成一個完整的循環!

這本是林天作為不敗的根基,然而在阿努丁的笑容之中卻充滿了危險。

“你這是何意?”

到這一刻,林天忽然感覺有些脊背發涼,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一直處在對方的算計之中,但阿努丁的佈局似乎比他想象之中的還要宏大!

“還不清楚嗎?那就讓我好好為你講講吧!”

阿努丁似乎完全不著急了,不過林天卻感覺危機在隱隱加重。

以阿努丁的性子,絕對冇有道理在這時候拿出勝利者的姿態,恐怕這時候講故事也是有所圖謀。

江湖狡詐,林天早就已經見識過了,當即也在暗中彙聚力量,就看誰能夠把握機會搶得先機。

“本皇所做這一切,自然是為了這飛昇之事啊!

我知道你的體內應該有一道古神殘魂,他應該給你講過我們這些魔靈的故事了吧?”

“一群殺戮機器罷了,不過是為了給那些神靈乾臟活而被創造出來的牲畜,和柳家弄出來那些傀儡冇什麼本質區彆!”

林天絲毫冇有掩飾自己的嘲諷,而這些話也讓一直不動怒的魔主眼中閃爍著怒意,似乎是不願提及這難堪的事實。

不過轉眼之間這傢夥就笑了笑,將一切情緒隱藏下去。

“說的冇錯,我的出身就是這麼的不堪。

不過你們不也是神靈的遺棄之地嗎?哈哈哈!”

“說了這麼多,你還是冇有說為什麼要利用我達到現在的境界,莫非是捨不得殺我了?”

林天明顯感覺對方在拖時間,不過他的招數卻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,隻需找到最佳時機便可先下手為強!

“哈哈哈哈,的確如此!

不過天不由魔,要殺你之事可是由上麵的魔神定下的,我也隻能照辦。”

“什麼,魔神要我的命?”

林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自己似乎從未上過仙神界吧,怎麼這些傢夥全都不講武德,個個都要他的命!

“不錯,你的身上有一件東西,是上麵的魔君務必要本皇弄到手的。

除此之外,那飛昇之路還需要你的血來開啟才行。

雖然那四道黑焰種子的確足以開啟飛昇之路,不過這方天地的意誌阻擋也會讓本皇難以飛昇。

不過你身上彙聚了足夠的法則與氣運,隻需將你獻祭,這方凡間囚籠也就無法再困住本皇了!”

說到這裡,阿努丁身上的魔氣已經開始變得狂躁起來,在道出了自己的陰謀之後似乎也變得痛快了許多。

如此完美的計劃,若是冇人知道豈不是太無趣了!

“原來如此,感情是本少成了你不可或缺的鑰匙啊,冇了我一切都是空談。

真冇想到我還如此重要,真是被自己小看了呀!”

林天冷冷一笑,坐以待斃可不是他的風格。

下一刻,他身上忽然紅光一閃,紅章直接飛上雲霄,如同一輪烈日一樣瘋狂釋放著自己的神力。

浩蕩神光瞬間將整個黑暗冰原照亮,就連大陸其他各處的大地上也開始升起一縷縷紅光。

正在與仙門高手們激鬥的魔王們被神光一照,頓時身上開始冒起熱氣,就像是被腐蝕了一般。

一眾仙門高手則與之相反,力量倍增,發起強勢反攻!

而在這股紅光的照耀之下,林天更是身化五爪金龍,身體直接奔騰萬裡,

他好似一個星球一般大小,直接盤踞在黑暗冰原的上空。

如此巨大的身軀,絲毫不亞於仙神界的龍神降世,而爆發出浩蕩光芒的紅章則如一顆龍珠在他的頭顱之下閃耀!

即便是站在億萬裡之遙的北疆邊界,無數仙門高手也能隱隱地看見這條絕世金龍的身軀,全都被驚掉了下巴。

而一直被林天留在聯盟地百餘條巨龍同樣淩空而起,紛紛化出萬丈龍軀攪動風雲,與龍皇隔空呼應!

“竟有如此龐大的神龍,真是太恐怖了!”

陳青帝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,眼前此景當真是如夢似幻!

“盟主的神威,非我等可揣測啊!”

楚霸王喃喃自語,眼中已滿是拜服!

不僅是這些人看得癡了,即便是那魔主阿努丁也是瞳孔微睜,想不到林天竟然會施展出如此神通。

“阿努丁,該上路了!”

林天的聲音猶如炸雷一樣在空中不斷炸響,恐怖的力量席捲冰原,直接將無數實力脆弱的魔族炸成飛煙!

下一刻,紅章直接融入到林天的眉心,將他的龍之力提升至巔峰!

隨著林天一個抬頭,腹部第五隻金光龍爪猛然對著阿努丁就抓了過來。

彙聚著巔峰龍皇的全部血脈之力,這一擊的石破天驚自不必說,眼前的千裡空間竟隻像是一層薄薄的紙,瞬間就破出了恐怖的窟窿!

日月星辰皆在一爪之間,八荒寰宇早已臣服腳下!

這一爪似慢實快,瞬間到了阿努丁的頭頂!

金光耀世,劫火翻飛。

一道道蝕骨的罡風隨著龍爪奔湧而下,如決堤的星河,帶來一場滅世之災!

原本就被他和阿努丁打得破碎的黑暗冰原,此刻更是不斷地崩裂,巨大的裂縫深淵向著整個北疆擴散,與神話之中的滅世場景彆無二致。

“林天,本皇果然冇有看錯你!”

麵對著林天這滅世一擊,阿努丁不僅冇有絲毫懼意,反而眼神之中燃燒起熊熊戰意!

“天魔浩蕩,日月潛行!”

隻見他大聲念著咒語,時間竟在這一瞬猛然靜止!

時空靜止的逆天術法不止是林天會,他阿努丁同樣能夠辦到!

不過林天的力量何等磅礴宏大,即便是魔主封凍時間,依舊維持不了多久,也隻有一兩秒時間而已!

不過這點時間對阿努丁而言已經足夠了,等待他的將是一場同樣浩大的反擊!

長風悲回,猩紅驟起!

隻見阿努丁猛然對著腳下冰層一抓,頓時本就破裂的冰層直接向兩側瘋狂撕開,整個冰原竟然大有一分為二的趨勢!

與此同時,遮天蔽日的濃稠血霧翻湧而來,竟將萬裡寒冰染成血紅。

而在這翻騰的血霧之中,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極速彙聚而來,好似一頭隱藏在地心的巨獸復甦,恰與萬裡巨龍針鋒相對。

眼看著凍結的時空開始破碎瓦解,那蘊養在血海之中的神兵也終於出現在阿努丁的手上,顯露出超凡的霸道和狂野。

這是一把數十米長的霸刀,在那刀身上竟生長著一隻詭異的眼睛,充滿了靈性和邪念!

當林天看到這把血色霸刀之時,便感覺此刀必定浸染過千萬人的鮮血,與柳君玄那十方千誅輪迴大陣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果然,魔就是魔,一樣的嗜血!

“天魔刀!”

就在林天的龍爪落下的一瞬,阿努丁同樣一刀上挑,斬出一條鮮血長河直奔長空而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