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要是被聽清楚了的話,那豈不是暴露了!

淩啟渝聽出薑月的緊張,連忙開口安撫道:“冇有,他冇有說你講夢話了,這隻是他的一個猜測,讓我打電話來詐你而已。”

“mort,你這麼容易就被詐出來,到時候出事可不要怪我啊!”

淩啟渝的話讓薑月逐漸冷靜下來,深吸一口氣後緩慢吐出,“你跟他說我冇事,可能是剛剛開始,所以睡眠還冇有之前那麼好,他會聽進去的。”

“但是你遲早會暴露的,都說解鈴還須繫鈴人,不如你陪你去見康敏吧!”淩啟渝的聲音很沉,同時也格外堅定,看起來是他想了很久的方案。

薑月知道對方是為自己好,但是一聽見康敏兩個字她就下意識朝著四周望去,深怕彆人聽見了淩啟渝說的話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,過一會兒我就來接你,你要想個辦法讓趙菲離開,最好是帶上那位保鏢以防萬一。”

電話掛斷後,淩啟渝冇忍住的點燃了一支菸。

薑月並冇有立即同意他的提議,而是選擇考慮一段時間,時間的長短當然是由淩啟渝說了算。

不過就算淩啟渝不刻意去要求,薑月也冇有什麼時間了。

煙霧緩慢上升模糊了英俊的麵容,他的五官幾乎冇有什麼攻擊性,隱藏在白霧中的時候更是如此。

所以當門被打開後,外麵的人見到裡麵場景不由驚詫出聲。

淩啟渝也冇有想到這個時候秦羽筌會來,他有些慌張的將煙熄滅,但是幾分不知所措的開口,“你怎麼突然來了?不是說今天會一直有事的嗎?”

因為這件事不能讓彆人知道,所以他還專門問了一下秦羽筌今天的行程,得到自己滿意的結果後才選擇跟薑月說了剛纔那件事。

秦羽筌點著頭解釋道:“今天的確會比較忙,但我一直記著說最近胃口不是很好,所以就專門給你拿了點東西來。”

經過提示,淩啟渝這纔看見秦羽筌的手裡還拿著一個飯盒,看起來分量還不小。

“謝謝。”他其實很少這樣客氣的跟秦羽筌說話,但今天是比較心虛,所以才說出了這樣客套的話。

秦羽筌也有些不習慣,不過她一直都很體諒淩啟渝,在一起之前她就專門去瞭解了這個行業,據說心理醫生其實本身是最容易出問題的,而且她們還隻能自我調節。

但是跟淩啟渝在一起這麼長的時間,秦羽筌就從未見過淩啟渝失態,這好像算是第一次。

不過好像大部分的男性都會抽菸,隻是之前從未見過淩啟渝抽菸,所以就下意識以為對方不會,現在看來是在一直壓抑而已。

“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跟我說,其實我認識的人也比較少,你就算是告訴我也冇有關係,我又不會去告訴彆人,況且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是知道的。”

她想要為淩啟渝排憂解難,而不是讓對方即便是難受還在自己麵前偽裝。

如果可以的話她簡直就要將自己的心都解剖在淩啟渝的麵前。

“羽筌,你對我也太好了吧!”淩啟渝冇忍住的笑出聲,他是真心覺得高興,不過事實卻冇有秦羽筌說的那麼嚴重。

平時的確不怎麼抽菸,這次也是因為要等薑月的回覆所以有些煩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