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中年大臣將腦袋壓得更低了,顫巍巍地自袍袖中取出一份卷軸,雙手呈上。

“回稟大人,這是我朝陛下所傳來的投降詔書。”

“懇請盛王殿下準許我北蠻投降!”

“明日,朝廷將舉辦投降大典,請盛王殿下前去接受我北蠻世代朝拜供奉。”

他的語氣中充滿了恭敬。

聽著此人的話,商聖公和盧天罡等人麵麵相覷。

又都瞥了眼這中年大臣手中捧著的投降詔書。

緊接著,商聖公隨手接過詔書,將其打開,看了幾眼後,遞到趙錚身前。

趙錚掃了眼詔書上的內容,並冇有過多在意。

這詔書,若北蠻誠心投降,那自然有著極大的用處。

自此之後,單憑這投降詔書,便能讓整個北蠻,世世代代都在大盛麵前抬不起頭來。

永遠淪為大盛的藩國。

但若是北蠻朝廷還打著彆的主意,那就得另當彆論了。

隨即,趙錚又饒有興趣地看向那中年大臣。

“你是何人,在北蠻朝廷中擔任什麼職位?”

那中年大臣不敢猶豫,急忙回答。

“回稟殿下,小人必蘭查爾在朝廷中擔任禮部尚書一職。”

禮部尚書,親自傳來投降書,這份投降的規格,已經不低了。

更何況,北蠻朝廷還提到,明日北蠻皇帝還要親自舉辦投降大典。

他試探著抬頭看向趙錚。

“殿下,我朝廷是真心實意投降的。”

“如今在殿下的攻勢下,整個朝廷都已經無力招架了。”

“自此之後,我們北蠻世世代代,都會效忠大盛,再不會有任何的反抗心思!”

說完,他又向著趙錚重重拜下。

可等了半晌,必蘭查爾也冇有再聽到趙錚任何的話音傳來。

他隻好再度抬頭,看向趙錚。

卻正對上趙錚投來的冷漠目光,不知為何,他心中都不由重重一顫。

難道這位盛王殿下,還是不願意接受北蠻朝廷的投降嗎?

當真要將北蠻皇都斬儘殺絕嗎?

趙錚嘴角微微勾起,淡淡開口。

“本王為何要接受你們北蠻朝廷的投降?”

“現如今,本王蕩平你們北蠻皇都,殺儘北蠻朝廷的大臣,已經指日可待了。”

話音落下。

整個營帳中的氣氛,都彷彿驟然下降到了極點。

必蘭查爾眼皮猛然一跳,心頭都忍不住顫動。

“殿下,我們朝廷……”

他張了張嘴,卻愣是說不出話來。

這位大盛盛王的殺心,如此之重嗎?

但趙錚卻不再給他回話的機會,隨意擺了擺手。

“讓本王接受你們北蠻朝廷的投降,也並無不可。”

“但這份投降詔書,你不配傳過來給本王。”

“讓你們北蠻丞相卓陀淩空,或者北蠻皇帝完顏慷慨,親自給本王送過來。”

說完,趙錚不再理會必蘭查爾。

讓丞相或者陛下親自送來?

必蘭查爾心頭狂跳不止,一旦落入了大盛盛王的手中,這兩人不論是誰,哪裡還能有好下場?

他正要再度說些什麼。

可一旁的商聖公已然走上前來,吩咐蕩北軍將士押解著必蘭查爾等人,向著營帳外走去。

待到必蘭查爾離去,商聖公等人這才湊到趙錚身邊。

他們麵麵相覷,心頭都有些疑惑。

北蠻朝廷傳下來這份詔書,應該有著不小的用處。

就算一時間尚且還無法蕩平這座北蠻皇都,可若是將這份投降詔書送往大盛北境。

也足以震懾住剩餘的北蠻大軍了。

連北蠻皇帝都投降了,北蠻大軍還死戰什麼?

想了想,商聖公還是向趙錚問了一聲。

“殿下,我們是否要接受北蠻朝廷的投降?”

事到如今,他都有些拿捏不準,北蠻朝廷究竟是否要投降蕩北軍了。

畢竟如今的北蠻朝廷已經冇有活路了。

盧天罡思索片刻,有些古怪地開口。

“若按照北蠻朝廷的荒唐……”

“他們說不定,還真會讓北蠻皇帝或者北蠻丞相親自前來送達詔書。”

這並非不可能的情況。

如今的北蠻朝廷,都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。

讓皇都中的百姓去白白送死。

趙錚卻是玩味一笑,看向盧天罡。

“盧天罡,在你看來,若是北蠻朝廷當真讓這兩人前來送達詔書。”

“你覺得,誰來更有可能?”

這下子,盧天罡有些愣住了。

誰來送詔書嗎?

他眸光一閃,當即開口。

“若當真會送來投降詔書的話,應該是……北蠻皇帝完顏慷慨!”

“按照殿下先前所說,北蠻丞相卓陀淩空纔是真正手握大權的人。”

“而完顏慷慨,不過是個傀儡罷了。”

“若真要冒著性命危險,必定是完顏慷慨!”

對此,趙錚滿意地點了點頭,不再就此多說什麼。

他轉而看向營帳外,北蠻皇都的方向。

“若真是完顏慷慨親自把聖旨送過來,那就有意思了!”

“四聖公,你去讓三聖公把完顏初列他們帶過來。”

“看看今夜裡,完顏慷慨會不會來!”

……

北蠻皇宮中。

完顏慷慨一下子從金椅上跳了起來,渾圓的身軀帶動著臉皮都在亂顫。

“讓朕和丞相一起去給他們送投降詔書?”

“這……豈有此理?”

“他不過是大盛的一個盛王而已,也配朕親自去投降?”

他整個人都怒不可遏了。

隻是,他的怒火,落在大殿中群臣的眼中,卻讓群臣都有些無奈。

怎麼看,這位陛下都已經有些無能狂怒的意思了。

但必蘭查爾還是上前補充了一句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“那大盛盛王的意思是,讓陛下或者丞相前去。”

“隻需要一位親自送去投降詔書就夠了……”

一位……

這意味著,丞相去也可,陛下去也可……

四周群臣的目光自卓陀淩空和完顏慷慨兩人身上來回打量著。

事到如今,他們其實對於戰勝蕩北軍,其實已經不抱有多大的期望了。

若是那大盛盛王能夠接受北蠻朝廷的投降,饒他們一命,就已經是他們所滿意的結果了。

至於北蠻是否要淪為大盛的藩國,這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。

而這時,卓陀淩空已然走上前去。

“陛下,事到如今,我們還是放棄其他的想法,安心投降吧。”

“我北蠻,大勢已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