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,你快看下麵。”

“有一條黑影在追著我們啊。”

“那會不會是楚門的殺手?”

徐蕾惶然說著。

葉凡往下看了一眼,卻時搖頭:“放心好了,那不是楚門的殺手,而是幫我們殺楚門人的。”

轟隆隆!

葉凡這話剛落,遠處的那片空域,便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。

葉凡看了一眼,當即皺眉。

“這動靜,是雲頂山傳來的!”

“看樣子,雲州大陣也要撐不住了。”

“蕾兒,抱緊我,我們必須趕緊趕過去。”

葉凡感受到了前方的動靜,內心的焦急無疑瞬間濃鬱起來。

武神殿的覆滅,他終究冇能趕上。

這一次,他可不能再去晚了。

“好!”

徐蕾重重點頭,隨後抱著葉凡的手臂,更加緊了。

嗖!

下一刻,葉凡瞬間加速。

速度之快,生生在這方空虛之上,幻化成一道流光。

如同一柄刺天的長劍,直飛天河儘頭而去!

“汪!汪!汪!”

下方都原野上,頓時傳來一陣狗叫。

仔細看去,方纔發現,這片大地之上,竟然有一條黑狗,伸著舌頭,玩命的狂奔著。

這條黑狗,不是彆的狗,赫然是葉凡從楚家老宅帶出來的那條。

本來葉凡是抱著它行進的。

但之前,發現徐蕾的蹤影後,葉凡心急之下便將這狗扔了下去,而自己加快速度趕往救急徐蕾。

而儘救下徐蕾之後,葉凡自然更顧不上這條黑狗了,隻能讓它跟著跑了。

在後麵追著的黑狗,看著那美女在懷的葉凡,卻是發出一陣陣吠叫。

那幽怨的語氣,彷彿是在罵葉凡,重色輕友一般。

“爸爸,你快看,有一隻狗跑的比我們還快哎。”

高速公路上,有個孩童,指著窗外,對他的爸爸說著。

他的爸爸看了看時速表,當即搖頭:“兒子,你看錯了,狗怎麼可能追得上我們呢?!”

可是,男人這話剛落。

便看到那黑狗猛地加速,四蹄飛馳之間,縱身連躍,一連踩著好幾輛轎車的車頭,迅速的消失在了視線儘頭。

“這...這...”

男人看了看自己時速一百五的儀錶盤,又看了看那一騎絕塵的黑狗,整個人直接就傻了。“這...這是哮天犬嗎?”

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

雲頂山巔。

楚淵傲然立著,在他身後,是泱泱上千的楚門大軍。

楚齊天也已經趕到了,此刻正陪在自己爺爺身邊,看小炎瘋狂的攻擊著雲州大陣。

“日國那邊你是怎麼搞的?”

“有小炎助你,你還弄得一身傷勢?”

楚淵趁這個間隙,滿眼不悅的訓斥著楚天齊。

“對不起,爺爺,。”

“是我輕敵了。”

“那日國月神,實在強悍。”

“不過,我和小炎已經將她重創。”

“便是不死,也已經喪失再戰之力。”

楚天齊低著頭,彙報著日國的戰況。

但是,他並冇有將楚天凡回來的訊息,告訴楚淵。

他甚至也禁止手下人告知楚淵。

楚天齊明顯有自己的私心。

他不想讓自己爺爺知道,他再次敗在楚天凡手中,更不想讓天下人知道,他楚天齊不如那個棄子。

至於如何對付葉凡,楚天齊打算等了結完江東的事情之後,他再帶領小炎,去追殺葉凡。

如今楚門大軍圍困江東,楚天齊估計,那葉凡絕對不敢再跑來送死了,現在應該帶著日國的那個女人藏在了某處地方療傷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