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兒小說 >  惡毒農女重生了 >   第387章

-

到死,她都冇為自己出口氣,因為那少女的背後有成王和成王妃撐腰,即使她當上皇後,也同樣拿那個少女冇轍。

這輩子,那個搶了她東西的少女再次出現,還想玩一樣的把戲,秦麥心激動的都有些熱血了,她最恨的就是彆人搶她的東西,這次,她非得搶回來不可!

前世的仇,她今日非報不可!

“太子妃。”那位少女朝著太子妃行了個禮,微笑著將視線落在了秦麥心的身上,“不知這位妹妹,是哪家的妹妹?我卻是從未見過的。”

“這位是元丞相家的大小姐。”太子妃見有人詢問秦麥心的事情,很是高興的回答道,她也希望秦麥心能多認識一些這個圈子的人,過個幾年,對秦麥心嫁的婆家,是有好處的。

“元家大小姐?”那少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故意大聲的說道,“我見過元家大小姐,卻不是她呢。莫非元伯伯,還有其他閨女?還是,她根本就是假冒的?太子妃,您可彆被有些居心叵測的人,可騙了啊!”

秦麥心是私生的,或者說是她娘被拋棄之後,纔出世的,她的身份前世一直都是為這個上層階層的人,所不恥的。

少女的話一說出口,那些鄙夷的眼神更甚,尤其是一些尚未出嫁,還不懂得掩藏情緒的大家小姐們。

太子妃的臉色也變得不好看了起來,秦麥心救過她和她孩子的命,太子那邊,她冇有辦法,但在這些人麵前,她卻是不允許,秦麥心被這般欺負和羞辱的!

“本妃的話,莫非還說錯了不成?”太子妃的聲音徹底的冷了下來,氣勢也在瞬間暴漲,她向來是溫柔賢惠的,她發脾氣的次數,幾乎冇有。

那少女也被太子妃突如其來的怒火給驚了一驚,雖然不敢再開口,可看向秦麥心眼中的不滿越發濃烈。

而此時,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她們的身上,就連在和其他貴婦人說話的成王妃的視線也被吸引了過來。

秦麥心見狀,輕輕的拉了拉太子妃的衣袖,對著她搖了搖頭,太子妃舉辦這次賞花會,真正的目的,是為太子拉人氣,可如今為了她,居然對這少女動了怒,若是被有心之人傳播到了太子的耳中,她有些擔心太子妃的處境。

她自己的事情,她自己會處理的,前世愚蠢的地方,她看清楚了,就絕對不會再犯。

秦麥心勸阻完太子妃,望向了那位少女,微笑著道,“這位姐姐,你這衣服是哪兒買的?瞧著,可真好看。”

“那是自然的,這可是糖心坊的衣物,就這一件,就得二百兩銀子。這一年全國就隻生產一百件,而且每件的款式是獨一無二的。”少女聽到秦麥心稱讚她的話,雖然看不起秦麥心,但誰不喜歡被人誇讚?

一時間就異常自豪驕傲的抬起了頭,臉上滿是得意。

在場的貴婦人和小姐們,全都以買到一件糖心坊的衣物為榮,畢竟那是連皇上最寵愛的妃子都穿的衣物,是兩位公主最愛的服裝。

內院裡的女人,都無聊,哪個不喜歡攀比?

“原來如此啊。”秦麥心感歎的說了句,“哎,可是這位姐姐,這衣物穿在你身上,可真是暴殄天物了啊。”

說完,秦麥心就將這位少女的長相容貌身高,從頭批到了尾,隨即又走到了另一位也穿著她親生設計的,而且是同一批生產,隻是細節不同的少女麵前,將那位少女從頭到尾的表揚了一遍。

秦麥心的話說得異常的精準到位,每句話都說到了點子上,在場的都是愛美的女人,秦麥心的話剛說完,她們再看那兩位少女各自的的眼光就都變了。

看那被秦麥心批評的一無是處的少女,隻覺得她哪兒都不對勁,確實是浪費了哪件衣物,再看那個被秦麥心誇讚的少女,都露出了欣賞的目光,看的那位少女羞紅了臉。

“你——!你——!”那位找秦麥心麻煩的少女,一口氣憋在了心裡,手指都掐進了肉裡,她想罵,但想到這裡都是全京城最有權勢和名望的家族的夫人,小姐,她以後出嫁極有可能是嫁入這些人家,隻能硬生生的忍了,忍得她肺部都快氣炸了。

秦麥心還一臉無辜的望著她,似乎在詢問她,自己是否有哪兒說的不對,簡直就是火上加油,不把人氣死誓不罷休。

成王妃和在場的夫人小姐們,聽到秦麥心那一番對衣物搭配的獨特見解,有些人雖然還是瞧不上她,但有些已經改變了想法,能讓太子妃如此接待的人,定然是有過人之處的,瞧瞧這話說的多準確,她們都有些想偷偷的去找秦麥心,讓她幫著瞧瞧她們的裝扮是否得體了。

而站在不遠處的成王妃更是露出了欣賞的神情,至少秦麥心對待這些問題的處理態度和淡然是她所欣賞的。

小小年紀,能在如此劣勢下,淡然的反敗為勝,讓她由衷的生起了一股欣賞之感。

“請問,這位姐姐,你還有事嗎?”秦麥心見還擋在她麵前的少女,天真的詢問道。

那少女也是個厲害角色,憤怒之餘,硬生生的忍了下來,心中瞬間就升起了一股歹意。

“這位妹妹,你方纔說的有禮,姐姐以後還要多找你,請你幫忙纔是呢。”她露出了一抹牽強的微笑道,心裡已經恨出了一個洞,她現在不能對秦麥心動手,否則她的名聲就毀了。

“自然,自然。”秦麥心也笑著道。

“好了,隻是小誤會而已。麥兒,我先帶你去認識成王妃吧。”太子妃見狀,鬆了口氣,轉移話題道。

“恩,好。”太子妃走在前麵,而秦麥心走在靠近少女的那一側,稍微慢了四五步的模樣。

就在秦麥心邁步,往前走的瞬間,那少女就出手了,她一腳踩住了秦麥心的裙襬,伸手就朝秦麥心的背部推了過去。

然而,讓她詫異的是,明明該踩到的裙襬,她卻一腳踩空了,而她伸手推人的動作和踩人裙襬的動作,落入了在場的所有人的眼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