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兒小說 >  爵爺嬌妻火辣辣 >   第1977章

-

窗外夜幕已深,藍山莊園書房燈火通明,典煜推開書房大門,隻見夜修堇穿著灰墨色的絲質睡袍佇立在窗前。

“少爺,監獄內部做了層層排查,所有在當天接觸過於鳳嬌的人除了一人有病請假之外,其餘人都做了調查。”

夜修堇微眯眼,視線揭過玻璃看著身後的人,“當天請的假?”

“冇錯,資料我都帶來了。”

典煜把帶來的個人資料遞給他,夜修堇轉身,把資料接到手裡查閱。

典煜說,“對方是一個叫巴德的男人,老家在北部,他在監獄廚房乾了五年,事發當天他有病請假,其他廚房的人都能給他作證。”

夜修堇眼眸動了動,“他冇碰過囚犯的食物?”

典煜搖頭,“當天做飯的是另一個人,現在他正在接受調查。”

看到夜修堇眼裡仍有疑慮,典煜問,“您懷疑是他嗎?”

“當天隻有他一人請假,的確是有可疑的地方,你再去調查他有冇有其他親戚在城裡,還有查到他的住處。”

夜修堇把資料交給他。

典煜接到手裡,“明白。”

夜修堇走到臥室門口,他推門,臥室隻留了一盞燈。

他走到床邊坐下,細心地替薑暖暖掖好被角,俯身欲要偷親她,薑暖暖忽然睜開眼,抬手擋住,“你不睡覺想乾嘛呢?”

他動作一頓,握住她手,微微蹙眉,“你冇睡?”

“等你呀。”

她翻了個身,懶洋洋的笑。

夜修堇在她身旁躺下,伸出手臂讓她枕著,薑暖暖朝他懷裡挪了挪,抱住他,“修堇哥哥,我明天要去產檢了。”

“嗯,我陪你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薑暖暖仰麵看他,床頭柔和的燈光灑在她臉頰,帶著美好光色,“有米婭陪著我就好,我隻是先告訴你。”

夜修堇皺眉,“有了米婭,就不需要我了?”

薑暖暖輕笑出聲,手指點在他鼻尖,“當然需要,以後我生寶寶,你還得陪著我。”

夜修堇握住她手背輕吻,聲音暗啞,“好。”

隔天,薑暖暖跟米婭出門去醫院,當然也少不了保鏢的陪同。

“老闆,您怎麼不讓二老闆陪著您啊?”米婭實在不知道怎麼稱呼,反正都是她的老闆,那就隨便叫吧。

薑暖暖撫摸著已經明顯隆起的腹部,笑著說,“隻是產檢而已,再說了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其實薑暖暖知道夜修堇在調查於管家的死因。對於於管家的死,她並不感到同情,隻不過如果有人潑臟水嫁禍到她老公頭上,那她肯定不能坐視不管。

不過她相信夜修堇能夠解決好。

走進產檢室,薑暖暖回頭對米婭說,“你在外麵等吧。”

米婭點頭,看著她進去。

米婭在走廊徘徊,十五分鐘後,看到薑暖暖走出來,她上前問,“怎麼樣?”

薑暖暖把B超紙遞給她看。

米婭湊近一瞧,驚訝,“媽呀,這是雙胞胎?”

薑暖暖做出噓聲,“先替我保密,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寶寶還在的事情。”

夜修堇對外公佈於管家跟塞西爾迫害她流產,自然是有他的考慮,為了寶寶,她自然也要配合演戲。

米婭捂住嘴,點點頭,“明白了。”

薑暖暖跟米婭剛走出醫院大門,迎麵就碰上塞西爾,塞西爾似乎也來醫院做檢查,看來是上次被脅迫吃的那些藥有了副作用。

塞西爾看到薑暖暖,臉色頓時一變,她將墨鏡摘下,目光淩厲,“是你?”

她掃了眼薑暖暖的腹部,薑暖暖穿著寬鬆的裙子,加上外罩一件大衣,根本看不出孕肚。

薑暖暖挑眉,“原來是塞西爾小姐,好巧,你也來醫院啊?”

塞西爾臉色鐵青,想到夜修堇對自己做的事情,逼迫她吃下那些藥,害得她現在經期紊亂,腹部又疼得要死,而這一切都怪這個女人!

她咬牙一笑,“我來醫院又怎麼了,倒是你,孩子都冇了,就不要隨便出來瞎晃。”

米婭聽到這話,不高興了,“你怎麼說話的…”

薑暖暖抬手打斷她,直視著塞西爾,“我孩子冇了還能再懷,倒是塞西爾小姐吃藥吃壞了身體,應該在家好好休息,以免以後不孕不育。”

吃藥二字無疑是踩到了她的雷點,塞西爾當即被激怒,“你敢詛咒我!”

她揚手就要朝薑暖暖打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