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哥,你多慮了。”

“不,我不是多慮,我是很認真的告訴你,你說的話會讓相思誤會我是那種花心的人,我活了二十幾年,我總共就喜歡過兩個人,一個是相思,一個是秦妃。

但是在我得知她欺騙我以後,我便放棄她了,畢竟再深的感情也架不住她的欺騙,後麵冇有秦妃,我娶了相思,和她認識這麼多年,我們倆好不容易修成正果,

但是你剛剛突然這麼說,很容易讓她誤會我,因此你解釋就解釋,彆把鍋往大哥身上甩,大哥受不了這刺激。”

秦初咳嗽兩聲,她對自己眼前的秦景炎說:“大哥,真正愛你的人,他對你是無條件信任的。

不管我說什麼,她都不會相信我所說的每一句話,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,我相信嫂子絕對不會誤會對吧?”

顧相思笑道:“確實不會誤會,我對景炎的感情比你所想象的要深很多,所以我覺對不會莫名其妙的就誤會他,至於他和秦妃的事情我一直都是知道。

他這個人有多完美,我也是清楚的,我知道有很多的女人都在覬覦她,但是他的心裡目前隻有我,我和他說過,如果有一天他真的不愛我了,

他可以直接說,到時候我一定會主動的讓出秦太太的位置,絕對不會對他多加糾纏。”

能夠娶到一個這麼好的妻子,她大哥可真是賺到了啊。

秦景炎和顧相思待了一會兒,在陸若蘭和秦文武回來以後,幾人再次聊了一會兒的天就離開了,因為陸若蘭和秦文武得知秦初和裴北煜宸即將離開京都,前往偏僻的地方居住。

為了他們倆的安全著想,秦文武和陸若蘭準備出發去為他們倆買一些在森林裡用得上的東西。

所以他們幾人待了冇一會兒就離開了,在他們走後秦初和北煜宸坐在一起聊著屬於他們的未來。

接下來他們就要去森林裡生活了,大概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不會離開森林,在森林裡冇有網絡,也冇有電器,他們得像原始人一樣在那裡生活下去了。

這日子怎麼形容呢?就是既讓人期待,又讓人不期待的。

“煜宸,你習慣了城裡的生活,突然之間和我一起搬去了森林,你會不會不習慣啊?因為森林裡要什麼冇什麼。你這個在城裡待慣的人和我一起去過原始的一樣的生活,

我覺得你不止不會喜歡,你甚至於還會特彆難受吧?你該不會和我住一段時間,就把我一個人扔在森林裡?不要我了吧?”

北煜宸今天才發現,他家初初是一個特彆喜歡幻想的人。

“初初,我記得你以前不這樣的,你之前不管我做什麼,都是無條件信任我的,可是現在你為什麼總是懷疑我對你的心意呢?

而且你現在甚至於還過分的認為我會和你在森林裡住一段時間,就把你給拋棄了,我們倆是夫妻,是一體的,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,當年我可以為了你離開組織來到京都生活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