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蘊隨手拿了一杯雞尾酒,往那一靠。

哇,太爽了!

這船是井子安跟另外兩個朋友合夥一起買的。

買過來,就是用來招待客人和朋友家人的。

所以能上船的人,都不會是普通人。

大家多多少少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人,所以湊在一起,都能寒暄上兩句。

隻有黎蘊他們幾個人是生麵孔,但是他們也懂得分寸,不會出現那種莫名其妙冒出來刷存在感的情況發生。

過了半個多小時,謝雨恒也過來了。

臉頰上還沾著一個清晰的口紅印。

“你居然躲在了這裡,讓我一頓好找。”謝雨恒笑嘻嘻的說道。

“你還有臉說找我呢,是你的美人兒找你吧?”黎蘊白了他一眼。

反正倆人是假扮情侶,所以謝雨恒愛怎麼玩就怎麼玩,黎蘊完全不在意的。

謝雨恒哈哈笑了起來,也不否認。

隨即,謝雨恒神神秘秘的說道:“你猜,我剛剛遇見了誰?”

“誰啊?”

“嶽妃兒!”謝雨恒低聲說道:“她怎麼會在這個船上?”

“你說誰?”黎蘊一下子坐直了身體,緊張的往後看:“你不會是看花眼了吧?”

“我也隻是看到一個身影,不確定是不是她本人。”謝雨恒說道:“我隻見她一麵,又不熟,興許認錯了也不一定。”

“對對對,一定是認錯了。”黎蘊拍著胸口說道:“我可不想見到那兩個人。”

說話的功夫,輪船啟航了。

看著輪船一點點的遠離港口,大家的興致越發高漲了起來。

這艘船會從金城出發,一直往南,一直走到千裡之外的一個港口,休息一天之後,再返航回到金城。

所以來回需要三天兩夜。

正好是一個不長不短的假期時間。

不過,在船上不需要像在陸地上旅遊,需要到處溜達到處跑,就在船上呆著就行了。

船上各種娛樂設施一應俱全,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。

不過,既然來船上了,那就得玩點船上纔有的東西,纔有意思。

所以,黎蘊跟謝雨恒結伴就去海釣去了。

到了位置,發現這邊已經好幾個人,已經在老神在在的釣魚了,不時還笑兩聲,顯然是聊的很開心。

甭管來這裡是為了放鬆還是為了談生意,總是能自得其樂。

黎蘊跟謝雨恒都是內陸城市長大的,雖然也能時不時的跑出來玩,但畢竟玩的少,所以釣魚的時候都是興致勃勃。

謝雨恒伸了個懶腰,說道;“我這次可沾你的光了。回頭有需要我的地方,儘管開口,我絕對服務到家,包你滿意。”

黎蘊剛要說話,一抬頭,就看見了嶽妃兒朝著這邊走了過來?

我去她大爺的!

她還真來了?

她是怎麼上的這個船?

不是說,隻有關係戶才能來的嗎?

她一個小小實習生,哪來的關係戶?

黎蘊馬上朝著謝雨恒靠了過去,低聲說道:“給我擋一擋視線,那個嶽妃兒還真在船上!真晦氣!居然在這裡遇見她了!也不知道鐘凱麟來冇來?他可千萬彆來,不然我這一趟行程,算是被他們給毀了!”謝雨恒馬上仗義的挺直身體,擋住了嶽妃兒朝著這邊看來的視線。

嶽妃兒掃視了一圈之後,冇有找到人,果然轉身離開了。

黎蘊鬆口氣:“終於走了!真是夠煩人的!”

謝雨恒卻是看向另外一個方向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我看未必。你回頭。”

黎蘊下意識回頭一看。

血壓蹭的就上來了。

就見鐘凱麟朝著這邊走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