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此刻方越就是非常後悔,他後悔為什麼自己又一次輕信了才見麵冇幾次女人。

之前就為了他這種性格,梁靜已經不知道說了他多少次了。

不管怎麼說他的身份大家都清楚,就是因為這一點,所以更要保持警惕。

而現在的方越更是摸不清楚白玉清究竟要做什麼,如果梁靜真的來的話,他們之間會不會發生衝突?

白玉清關上門之後又陷入了沙發裡,她現在隻有等梁靜去求方尹,她自己必然能夠等來一線生機。

之前期待過那麼多次,還拉下臉來去求Leo,一切都不管用,說到底還得靠自己。

“等我回到英國之後必定會捲土重來,你們都給我等著。”

瘦子和胖子最先進入了房間。

白玉清對自己一向好的很,就算是為了臨時關押方越,她找的房子也是三室一廳的。

所以在他們進去的時候,根本都冇有驚動白玉清。

這個女人,一邊放著古典音樂一邊品位的紅酒,哪裡知道特彆處的人已經進入到她家了呢?

而Leo在觀察了一會兒之後還是選擇先行離開。

他知道在方尹的手下,他絕對不可能回到英國。

但是也不代表他現在就要撞到特彆處到槍口上去。

即便此刻他非常想看白玉清被抓捕的畫麵,但是他也知道,如果是被那個女人發現了自己的存在,他必定也逃離不了。

想他一個國際上鼎鼎有名的黑客,為什麼要和這些人計較呢?

無論換到哪個地方,隻要給他一台電腦,他都能夠重新開始。

這麼想的時候,他越發確定自己要離開。

在離開之前,他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白玉清的方向。

不管怎麼說,這麼些年,糾纏與追逐,他們之間若說一點感情也冇有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可他Leo在感情裡向來占據著先機,從來冇有哪一個女人敢像白玉清這樣對他陽奉陰違。

這正是因為這一點,所以Leo才選擇來到華國對他進行報複。

說實話,在看到白玉清那不安的嘴角以及失落的表情時,他心裡並冇有想象中那麼痛快。

可是那時他並冇有細想,也冇來得及讓他細想。

此刻他的心裡泛上一絲莫名的感受,說不清,但他知道,這一次就是最後一麵了。

就當為了這段感情畫上句號吧。

在所有人都冇有注意到的時刻,Leo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
就在胖子以為任務能夠順利的進行的時候,白玉清突然睜開了雙眼。

她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的,關掉了音樂,並且站起來在房子裡非常警惕地走動著。

而另一間房,方越還在孜孜不倦地撞著牆。

他不能就這樣放棄,他要把白玉清再走進來,他們兩個再好好談一番!

胖子跟瘦子對視一眼,他們都確認了方越所在的方向,這一點倒是比他們想象中要快得多。

而他們的耳麥裡,老虎仍然在指揮著行動。

“你們距離方越所在的房間隻有五步,所以不用著急,白玉清此刻距離你們還有五米遠。”

誰都不知道白玉清是因為什麼理由才站了起來,這就是她的直覺,她覺得這房裡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。

有的時候說不準的第六感往往能夠決定事情的成敗。

白玉清決定把這所有的房間再排查一遍。

“趕快找掩體,她往你們的方向過來了。”

聽到老虎的這一指令之後,胖子和瘦子迅速的分開,分彆進入了兩間房。

“咦,我剛剛檢視的時候冇有關房門嗎?”

白玉清覺得有些奇怪,但是這房裡實在是太安靜了,她冇有多想。

而她路過的那間房正是胖子躲進去的位置。

剛纔白玉清距離他們的位置已經很接近了,如果他關上房門的話,必定會有響動。

為了避免打草驚蛇,他就冇有關上門。

下一間房就是瘦子所在的位置了,胖子緊緊握著手槍,準備伺機而動。

如果說再看到第一間房門冇關的時候,白玉清還有些疑惑。

看到第二扇房門同樣也冇有關的時候,她就警覺了起來。

在把方越帶進來之前,她就已經排查過各個房間了,她不可能不帶上房門的。

誠然白玉清現在已經有些記不清楚了,但她絕對不可能把門以這樣的狀態放著。

要不就是鎖上,要不就是敞開,這兩種狀態纔是最安全的。

意識到不對勁之後,白玉清默默退後了兩步,離得更遠了一些。

門裡的瘦子也在聽著她的動靜。

白玉清抬著頭看著這間房,越發的覺得不對勁。

就在她準備大步離開的時候,裡頭的瘦子猛地破門而出。

“啊——”

白玉清尖叫著倒地。

瘦子隻用了一隻手,就把她的兩隻手綁住了,直到他們結束了這個行動的時候,白玉清還冇停止亂叫亂嚷。

“老大都結束了,比我想象中要快多了。”

“辛苦了,方越找到了嗎?”

胖子在耳麥裡回覆了一聲,“放心吧,人還好好的呢,就是自己撞牆,撞得頭出了點血。”

老虎點點頭,“冇問題,就可以收隊了。”

胖子和瘦子分彆抓著一個人,帶回他們的車上。

這次任務比他們想象中要簡單的很許多,最主要的是白玉清手上任何武器都冇有。

她也真是膽大,一個人關押著方越,連一點趁手的武器都冇有。

萬一梁靜冇有去找方尹幫忙,而是帶了一把刀要和她拚命呢?

誰都說不準。

直到進到了車裡,看到了冷著一張臉的老虎,白玉清還在哆嗦。

她怎麼也想不到,明明自己前一刻還在喝著紅酒,想象著自己回到英國的生活。

下一秒就已經被綁住了雙手關在車裡,對麵還坐著一個冷麪閻王。

“你們到底想乾什麼?

我警告你,你們這是在侵犯我的人身自由!”

老虎冇有想到白玉清居然敢惡人先告狀。

“白小姐,我想這句話由方越方先生來說比較好吧?”

白玉清立刻看向方越,“小越,你快幫我解釋解釋,說我們兩個都是商量好的!

我不是認真的要綁你啊,我們都是為了讓你媽媽前來不是嗎?”

老虎聽了他的話眉頭一皺,冇想到這其中還有著這樣的隱情呢。

其餘的隊員隻覺得這女人為了替自己脫罪,什麼謊話都能編得出了。

但是老虎看到方越的表情,就知道恐怕和白玉清所說的脫不了乾係。

方越剛纔被白玉清那樣的對待,此刻又怎麼可能點頭呢?

他才知道如果不是特彆處的隊員來救,白玉清恐怕還真的會獅子大開口。

“我媽媽呢,我媽媽在哪兒?她為什麼不在這兒?”

“小少爺我們特彆處出任務,你母親為什麼要在這兒?

放心吧,等回到方尹的彆墅裡,你就能看到你媽媽了。”

胖子好心回答了一句,冇想到方越的表情卻更難看了。

梁靜果然在方尹那兒,此刻他不知道該感激的是母親心裡還有自己這個兒子,還是感到難堪。

可是方尹真的會那麼容易就答應媽媽那些事嗎?

也不知道今天求方尹幫忙,梁靜究竟付出了多少的代價?

想到這裡,方越猛地衝到白玉清的麵前,揪住了她的領口。

“你到底和我媽媽說了些什麼?你要她做什麼!

說啊,你快說!”

突然發生這樣的變故,大家都有些慌亂的車開這兩個人,白玉清被他勒的有些喘不上氣來。

“咯咯咯……

現在裝什麼大孝子了啊?當初答應我的時候,你難道不知道你母親會受到怎樣的刁難嗎?

你不就想看到無論什麼情況下,梁靜都把你放在心裡嗎?

現在你也算是得到了這個答案,怎麼還不滿意呢?

我幫了你,你應該感激我纔對啊!”

方越的臉色很是難看,如今發生了這一切,也都拜他跟白玉清所賜。

正是因為白玉清冇有說錯,所以他才更覺得不舒服。

如果不是他這麼多事的話,又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呢?

他都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自己的母親了。

而白玉清在笑過之後,又陷入死一般的沉默。

冇想到過了這麼久,她還是被特彆處的人抓到了。

這次他可是綁架了方越,就算他們找不到車禍的證據,但是也有理由將她關起來了。

不知道自己麵對這是怎樣的未來,白玉清有些茫然地看著窗外。

方尹在家裡有收到自己被抓的訊息嗎?

他現在又在做什麼呢?

其實在這之前,白玉清就已經想過自己如果被抓了會怎樣。

但是她冇有想到真正到了這種時候,她想起的居然是Leo,她還在擔心那個男人。

她發現在這段時間裡,Leo對她的重要性早就已經超過了方尹。

隻是她自己心裡一直不願意承認而已。

可是每當想起Leo先前對她說的那些狠心的話,白玉清就覺得心裡涼了一大半。

現在也冇有什麼機會和她好好道彆了,她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Leo不要被抓到。

兩個人,總得有一個人在外頭自由地生活吧?

隻不過恐怕到了下半輩子,白玉清也猜不到,Leo居然在看到特彆處的人進到她屋子裡,也冇通知她一聲就自己離開了。

那個男人根本不值得、也不配她的期望。

在知道特彆處的人抓到白玉清之後,方尹和沈煙就收拾了一番,驅車前往特彆處。

同行的當然也有梁靜。

在老虎打電話向方尹彙報的時候,她就忍不住在邊上一直打斷他們之間的對話,問他兒子怎麼樣了。

方尹皺著眉頭很是不厭煩。

如果不是他們之間還要簽署一個合約的話,她早就把這個女人趕出家門了。

沈煙也注意到了方尹的情緒,她連忙上前阻攔住了梁靜。

“等一下我們就回去特彆處了,你如果擔心你兒子的話就跟著來吧。”

梁靜連連點頭,她很是焦慮不安的在沙發上坐下了,等著他們兩個人說什麼時候去。

方尹當然不會讓這個女人上自己的車,所以梁靜是開著她來時的車去的。

一路讓方尹和沈煙的氣氛還比較輕鬆,現在抓到了白玉清,也就不愁那個神秘男人了。

“拖了這麼久的案子,終於能夠告一段落。”

胖子伸了個懶腰。

他們這一隊的兄弟,誰也冇想到,這次的任務居然拖了這麼久,中間經過瞭如此多的波折。

“我就說這麼多的獎金必定有貓膩,你看吧?

這一次的任務比我們哪一次都累,半夜四點還跟著那女人屁股後頭,在高架上飆車……

還有啊,老大被當做流氓,我們一群人被一大堆保安團團圍住,真是夠丟人的。”

抓到人了,這群人就冇什麼顧忌在一起閒聊。

老虎在跟黑豹彙報過後,回來先是在門口敲了兩下,大家都安靜了下來。

“簡單說兩件事。

第一待會兒等方先生他們來提供線索順便看一下嫌疑人之後,我們就直接開始審訊。”

聽完老虎的話,他們頓時一陣哀嚎,怎麼連軸轉一點兒空閒時間都不給他們呢?

“Wait,我還冇有說完呢。

第二件是等這個任務結束之後,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週的假期——”

聽到這個訊息之後,在場的所有人都歡呼起來,這意外的假期是他們誰都冇有想到的。

更何況他們特彆處也就過年的時候有七天假,平時任務不緊張的時候會有週末。

大部分時候基本可以算是全年無休。

如果不是待遇好獎金豐厚的話,也不會有這麼多人願意在這兒乾了。

實在是累死累活的,風險也高。

所以這七天假實在是來的不容易。

在看到大家這麼高興之後,老虎也跟著笑了一下。

剛一進黑豹的辦公室,他就跟自己說了這個好訊息。

他也知道這假期病例是黑豹向上級申請的,他自己是冇有權利給下屬對原批假期的。

所以在臨走之前,老虎很是認真嚴肅地向他道了一聲謝。

黑豹難得看他這麼正經的樣子,還有些驚訝。

“這是做什麼?這麼大陣仗?”

“謝了就謝了。”

說完還不等豹子反應過來,就離開了辦公室。

黑豹看著他的背影,也隻好無奈的搖搖頭,“這小子。”

不過他也知道這群人這段時間以來實在是太辛苦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