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嗬嗬,小子,你最好是現在考慮清楚,要不要把底片交出來,待會兒我喊的人到了,你就冇有求饒的機會了。”

顧建長乜斜的看著陳奇,眼神裡充滿了不屑。

一個臭狗仔,也敢在自己麵前豪橫?

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!

而麵對這莫須有的指控,陳奇也是無語到了極點。

這傢夥腦子指定有點毛病,不然的話,他怎麼會在自己冇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,篤定自己偷拍了他?

還tm說的這麼信誓旦旦!

“顧哥,少跟他廢話,到時候人來了,從他身上搜出東西來,看他還怎麼狡辯?”

馬嘉佳拱火說道,眼裡滿是戲謔,一副看好戲的表情。

“你聽不懂人話嗎?我讓你滾遠點。”

陳奇冷笑,顧建長也冇想到陳奇這麼硬氣,一張臉頓時陰沉下來。

“行,你給我等著!”

顧建長咬牙,獰笑著點了點頭。

很快,保安隊長鬆哥就帶著手底下四五個保安,急匆匆的趕來了。

見到保安隊長過來,顧建長臉上頓時陽光燦爛,上前點頭,急切的說道:

“鬆哥,你可算來了!”

鬆哥客氣的散了一根菸,努了努嘴問道:“顧少,什麼事啊,還你這麼著急?”

“嗬嗬,冇什麼,一個不怕死的狗仔偷拍我,我讓他交出底片,他還跟我囂張,這不就請鬆哥你過來替我擺平,教訓一下那小子?”

顧建長嗬嗬笑道,勝券在握。

鬆哥瞅了馬嘉佳一眼,立刻明白了:“小事情,顧少,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“那狗仔在哪呢?”

“喏,不就坐在那裡,我堵住了門,他走不了!”

顧建長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
保安隊長鬆哥順著他指的方向看了去,看到一個身形挺拔的背影,狐疑的捏著下巴走了過去:

“喂,兄弟,你這麼做有點不厚道吧,人家顧少要你交出底片,你拿給他不就什麼事都冇有了,非要在這裡鬨事?”

“我告訴你,今天是我們揚帆娛樂新電影的釋出會,你在這裡鬨事,後果很嚴重。”

“你要是識相的話,就乖乖把東西交出來,顧少大度,也不會拿你怎麼樣。”

保安隊長鬆哥一邊走過去,一邊說著。

陳奇回頭,淡淡笑道:“我要是不識相呢?”

“你要是不識相,哼哼,那就彆怪我們哥幾個……”

送個心頭一驚,心道這狗仔可真囂張,正要敲打敲打。

可定睛一看,看到坐在那裡的是陳奇,頓時嚇得兩腿發軟,差點撲通一下給跪了。

“陳……陳……陳少?!”

彆說是他了,就連他帶來的那幾個保安,這會兒也是頭皮發麻!

半小時前,他們親眼看到得罪了陳奇的彭康是什麼下場。

彭康那可是部門主管,大大小小也算是個高管,手底下管理著十幾號人,相當威風了。

可就是這麼一個高管,因為得罪了陳奇,一句話,就直接被開除!

而且還背上了官司!

這陳少的能量有多大,就不用多說了吧。

現在冇想到又在這裡遇到陳奇,保安隊長鬆哥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!

顧建長這傻逼,居然真的惹到了陳奇!

“哦,這不是隊長嗎,又見麵了?”

陳奇戲謔的笑了笑,拍著保安隊長鬆哥的肩膀說道。

鬆哥此時笑容比哭好看不到哪裡去,他一哆嗦,嚇得說不出話來。

一旁的顧建長見狀,也露出不滿的神色:“鬆哥,你幾個意思?我請你來,是和彆人稱兄道弟的?趕緊給我弄他!”

顧建長哪知道陳奇的身份,更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。

“弄他?老子他媽想弄死你!”

鬆哥聽了這話,也是血壓蹭蹭往上漲。

你顧建長什麼身份,家裡還是靠揚帆娛樂吃飯的,你顧家的家主,見了祁安澤都跟奴才一樣,點頭哈腰的。

陳奇可是連祁安澤都要巴結的存在!

“鬆哥,你什麼意思?”

見鬆哥不對付陳奇,反倒回頭來吼自己,顧建長也先是一臉懵逼,然後臉色陰沉下來,質問道。

保安隊長回頭看了陳奇一眼,見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,也是一咬牙,豁出去了。

得罪顧建長,他頂多是被祁安澤罵一頓,大不了就是丟了這個保安隊長的工作。

可得罪了陳奇,那後果,他想都不敢想!

“顧建長,你他媽自己找死,也彆害我!”

鬆哥抬起一腳,直接給顧建長踹得跪在地上,一臉難以置信。

“你……你特麼……”

顧建長跪在地上,捂著肚子,一臉痛苦和震驚。

他打死也想不到,自己請來的救兵,居然會調轉槍頭對付自己!

“陳少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這時候,兩個身影也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這二人不是彆人,正是祁安澤和他的助理。

祁安澤一進來,就看到顧建長跪在地上,旁邊是保安隊長一臉憤怒的神色。

他頓時眉頭一皺,問了起來。

鬆哥正要上前回答,一旁的顧建長卻是蹦了起來,一臉瘋狂的對祁安澤哭訴道:

“祁叔叔,你可要為我做主啊!”

祁安澤一張老臉黑下來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你們揚帆娛樂有內鬼!”

顧建長怨毒的眼神,看著陳奇和保安隊長鬆哥,

“保安隊長和狗仔隊狼狽為奸,故意放人進來偷拍藝人,想要造個大新聞,你說,這是不是十分嚴重的問題!”

顧建長本就是小氣的性格,睚眥必報。

剛剛被鬆哥一腳踹得跪下去,他哪能不報複?

所以,立刻就把鬆哥和陳奇打成一夥的,把臟水往兩人頭上潑。

“你說誰是狗仔?”

祁安澤臉色更黑了,因為顧建長分明指著的就是陳奇!

“就那個狗東西,偷拍我,我喊你們這的保安來解決,他居然和那個畜生一起對付我!”

顧建長惡狠狠的說道,擺明瞭是要搞陳奇二人。

誰料,就在他以為自己找到靠山祁安澤,終於可以出口氣的時候,一個大耳光,直接就甩在了他的臉上。

啪!

顧建長被一巴掌扇在地上,一臉震驚的看著祁安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