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北蠻皇都中的佈置,足以摧毀半個皇都!

幾乎所有的轟天雷都被用上了。

若是爆發,不隻是大盛盛王和蕩北軍,就連皇都中的所有百姓,也都要被席捲進這場災難之中。

這將會是一場莫大的浩劫!

“而且,還有陛下……”

可那將領的話音剛落。

卓陀淩空便冷冷看了他一眼。

“這種時候,莫要耽誤了老夫的大事!”

他並冇有直說,可話語中的意思,卻已經很明顯了。

北蠻皇都中的百姓也好,還是北蠻皇帝完顏慷慨也罷。

全都死在這場浩劫之中吧!

完顏慷慨一死,他便能順理成章地繼承北蠻皇位,開辟新朝。

他卓陀淩空,將會是北蠻新的皇帝!

再加上這大盛盛王,他也將會在今後的天下,占據一席之地。

而這一切,就看今日這投降大典了。

那將領心頭一片凜然,不敢再有所猶豫,急忙離開。

卓陀淩空冷然一笑,又看向四方。

“這些都是我北蠻的刁民,反抗朝廷,留之無用!”

“他們能死在今日,為老夫登基助力,也算他們的榮幸了!”

隻是,他冇有注意到,不遠處的趙錚,正掃視四周。

趙錚自人群中,很快便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那正是秦青!

早在蕩北軍趕赴北蠻之前,秦青便已經率先出發,進入北蠻了。

他暗暗向秦青遞了個眼色,繼續向著前方進發。

而秦青則暗暗點了點頭,身形繼續隱冇入人群中,再無法尋覓到蹤跡。

……

終於,蕩北軍與北蠻大軍趕到了北蠻皇都之外。

眼前的北蠻皇宮,是北蠻朝廷逃到如今的北蠻皇都之後,所派人重新修繕的臨時行宮。

但也顯得尤為氣派。

而皇宮外,還有著一座廣場,隻不過,在蕩北軍與北蠻大軍和北蠻百姓一同走來之後,這座廣場卻顯得尤為擁擠。

根本容納不下這麼多人,以至於更多的人都被擁擠到了四周的街道上。

可卓陀淩空將四周的景象收歸眼底,嘴角卻勾起了一絲冷冽的弧度。

如今的情況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!

當他在這北蠻皇都中埋伏下的轟天雷,引爆之時,以此地的擁擠情況,誰也無法倖免於難!

到那時,隻需要讓北蠻兵士齊齊殺至,僅憑剩下的蕩北軍,就算還有那所謂的轟天雷,又如何能夠擋得住蕩北軍?

更何況,如今兩軍的距離,可已不再是超出投石機的射程了。

雙方正麵交鋒,北蠻大軍又何懼這區區蕩北軍?

很快,他招來不遠處的將領,低聲吩咐。

“按照老夫先前的命令,讓大軍儘快疏散。”

那將領點點頭,很快離去。

而另一旁,商聖公等人始終警惕地關注著北蠻大軍的動向。

他很快湊到趙錚身邊,低聲提醒。

“殿下,北蠻大軍有許多人在暗中離開了。”

“我擔心,他們或許另有計劃!”

如今的北蠻大軍,按理說更應該防備著蕩北軍纔對。

尤其是如今的蕩北軍已經進入北蠻皇都了,北蠻大軍更該慎之又慎纔對。

趙錚掃了眼四周,對此,倒是並不意外。

“看來,卓陀淩空還真是打算放手一搏了!”

“泰山大人,你可還記得,昨夜完顏慷慨所說的話?”

聽到此,商聖公頓時一愣,瞬間反應過來。

“你是說,卓陀淩空還真打算故技重施,要用北蠻皇都中的轟天雷,在此設下埋伏?”

“縱使是計劃早早已經被完顏慷慨給暴露了……”

想到這,他又瞥向卓陀淩空,眼中流露出一抹濃鬱至極的冰冷。

“那這老小子,還真是又蠢又壞!”

先前完顏慷慨這個北蠻皇帝,被派到蕩北軍營帳那邊,親自向趙錚投降。

以卓陀淩空對完顏慷慨的瞭解,也不能猜出,隻要趙錚一問,完顏慷慨必定會將先前的機會暴露出來。

因此,蕩北軍不可能不對此有所防備。

可完顏慷慨依舊要故技重施……

但趙錚卻輕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莫要以為,卓陀淩空就是個傻子。”

“如今,我們蕩北軍不是已經主動進入了他所佈置好的圈套了嗎?”

“他就是在猜測我們麵對北蠻朝廷的主動投降,難以抵製住,隻得進入北蠻皇都。”

陰謀,到了最後,其實已經變成了陽謀。

而聽到此,商聖公心頭都不由一凜。

如今的蕩北軍,可的確是已經進入了北蠻皇都之中。

而這北蠻皇宮外的廣場,必定就是卓陀淩空所佈置好的圈套!

如此一來,一旦卓陀淩空引爆早先埋藏在此地的轟天雷,蕩北軍依舊冇有任何的活路可言啊!可剛想到這些,商聖公又狐疑地看向趙錚。

“既然殿下早已經料到了卓陀淩空的陰謀,那為何……”

他心中隱約意識到了一些不對勁。

既然趙錚料到了這些,便不可能明知山有虎還偏向虎山行。

此舉斷不可能會葬送蕩北軍。

那趙錚便必定還有著其他的後手。

可即便是他,也想不到,趙錚的後手究竟是什麼?

“難道……是這些北蠻皇都中的百姓?”

他試探著開口。

可瞬間又意識到了些許不對勁。

若真是這些百姓,那恐怕就有大問題了。

“卓陀淩空必定已經喪心病狂了!”

“他對北蠻百姓的人命,可半點都不放在眼裡!”

否則,先前卓陀淩空斷不會逼著北蠻百姓前去北蠻皇都外送死。

但就在這時,商聖公卻雙眼一睜。

他竟是注意到,趙錚緩緩點了點頭,像是在迴應他先前的話語。

“殿下,你還真打算用這些北蠻皇都中的百姓做後手?”

商聖公忍不住了。

要真是如此,那蕩北軍可就斷冇有任何的生路可言了。

但隨即,他便聽趙錚的話音響起。

“不必擔心這些。”

“我們的後手,的確是藏在這些百姓之中。”

“不過,咱們當然不能將命運,移交到彆人的手裡。”

趙錚神秘一笑,遞給商聖公一個勸慰的眼神,卻未再詳細解釋。

蕩北軍既然敢進入北蠻皇都,那就絕不會自投羅網!

他現在,反倒就等著卓陀淩空的陰謀爆發了!-